经过半个世纪的寻觅,被安葬在沈阳的烈士才迎来家人

英烈简历
刘洪斌 山东牟平人,1925年生,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7军81师侦察连政治指导员。194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入伍,被编入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81师侦察连担任侦察兵。解放战争中,参加了莱芜、孟良崮、丈陵、南泉、水沟头、砚子湾、周村、潍县、龙口、济南、淮海、渡江、上海等战役战斗。他参战18次,共俘敌470余名,其中校尉军官21名,先后11次荣立战功,被华东军区授予“华东一级人民英雄”称号。1950年11月入朝参战。1950年12月15日,在追歼美军残敌的战斗中光荣牺牲。

经过半个世纪的寻觅,被安葬在沈阳的烈士才迎来家人

入葬情况

1953年3月7日,刘洪斌入葬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墓地番号东区二排四号。

经过半个世纪的寻觅,被安葬在沈阳的烈士才迎来家人

1950年夏,青少年向“华东一级人民英雄”刘洪斌(右)献花。

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美援朝展厅里,有一面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美军军旗。旗子为蓝底,中部绣有彩色图案。图案中央为一只鹰,其两爪一抓橄榄枝、一抓一束箭;鹰的上方为一只北极熊,下方为一条黄色勋带,带上为部队英文番号。这就是有100多年建军史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荣获“北极熊团”称号的美步兵第7师31团军旗。这个团,在朝鲜战场上被志愿军第27军全歼。

刘洪斌参加了这场著名的围歼战,后在追击敌人时不幸牺牲。他的英雄壮举,惊天地,泣鬼神。然而,他牺牲后,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被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。经过半个世纪的苦苦寻觅,刘洪斌烈士才迎来了他的家人。

华东一级人民英雄

1947年,在国民党重点进攻胶东、大兵压境的危难时刻,任村青救会会长的刘洪斌响应胶东区党委“每个共产党员都要拿起武器同敌人作战,反蒋保田,保家乡”的号召,毅然告别怀孕的妻子,报名参军。入伍后,他被分配到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81师侦察连当了一名侦察兵。第一次执行捕俘任务,他就带领三名战士潜入敌炮阵地,活捉敌野炮连正副连长两名“舌头”,获取了重要情报。

淮海战役时,刘洪斌因腿部负伤在后方休养,帮助伙房做饭、送饭。兄弟部队攻克碾庄这天夜里,刘洪斌和一名文化干事到前线联络部队,以便送饭,路遇一股逃窜的敌人。两人端枪扫射,边打边喊“缴枪不杀”。这股200余人的残兵转眼间就成了俘虏。刘洪斌让文化干事看守俘虏,独自一人继续追击逃敌。他一把揪住一个穿小皮袄的家伙,大喝一声:“你是当官的,快命令你的部队放下武器!”这家伙原来是个营长,在刘洪斌的威慑下,老老实实地按照刘洪斌的命令去做,就这样他的俘虏队伍又增加200余人。后经查实,这批俘虏中,有校尉级军官八名。刘洪斌带病参战,荣立二等功。

在渡江战役中,刘洪斌带领八名侦察员,抓获五名俘虏,获取重要情报,为渡江战役立下了赫赫战功。1950年5月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召开英模授奖庆功大会,时任侦察连副指导员的刘洪斌,被华东军区授予“华东一级人民英雄”称号。

在长津湖战役中牺牲

1950年5月,刘洪斌所在部队在林家埭镇驻防执行剿匪任务。一天中午,刘洪斌接到父亲的来信,说妻子准备带儿子到部队探亲。刘洪斌对与他住同屋的文化干事兰培琮说:“儿子是俺参军七个月之后出生的,今年都三岁了,至今俺爷俩还没见过面呢。”刘洪斌显得非常激动。但由于部队正在剿匪,他又是一个处处以身作则的人,就回信让娘俩过段时间再来。

1950年11月,刘洪斌随27军入朝参战。他所在的81师参与围歼新兴里地区之敌。经过不懈努力,27军全歼美步兵第7师31团、32团1营和师属57炮兵营,共一个加强团的兵力,俘虏300余人,击毙31团上校团长麦克莱恩,31团团旗亦被缴获。这是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,志愿军歼灭的唯一一个美国陆军团级单位的建制部队。

战斗异常惨烈。81师242团5连奉命在敌人撤逃途中设伏。战斗打响了,却无人站起来冲锋。他们永远站不起来了!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战士,全部冻死在阵地上。人人都是手执武器的冲击姿态,没有一个向后的,全部化作一座座晶莹的冰雕。

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,刘洪斌仍然不顾一切地向前追击敌人。12月15日拂晓,刘洪斌在咸境南同战友围歼美3师一支约百人侦察队的战斗中,不幸头部、胸部、腿部三处中弹,壮烈牺牲。战士们看到指导员牺牲了,把悲痛化为杀敌的力量,发起冲锋时,战士们不顾一切冲向敌群,歼敌74人。

时隔半个世纪的“相见”

刘洪斌牺牲了,他与妻子和儿子见一面的愿望,成为永远的遗憾。而他们再见时,已是阴阳两隔,还是在51年之后。刘洪斌生前战友兰培琮经过多年努力,于2001年找到了刘洪斌的家人和刘洪斌的埋葬地。

刘洪斌的儿子刘启山从小就和烈士陵园结下了不解之缘,他常到县里的烈士陵园去,在一个个烈士墓碑前寻找父亲刘洪斌的名字。长大成人后,因是烈士子女,他被安排到县城农机厂当了一名工人。参加工作后,他出差时总忘不了到当地烈士陵园寻找父亲的下落。

2001年3月20日,刘启山第一次来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。在父亲的墓碑前,他跪倒在地,哭喊着:“爹啊!50多年了,从小我就没看见过你,你的儿今天来看你了。我的爹啊!儿子今天终于能看到你了……”

面对父亲的墓碑,刘启山哭得死去活来。他强忍悲痛,抽泣着从提包中拿出了六个盘子,把临行前母亲连夜炒的花生、地瓜干和家乡的苹果、栗子一一摆在盘中,又拿出一瓶白酒斟满一杯,说:“爹,儿子孝敬您一杯。”他含着泪水缓缓把酒洒在父亲的墓前。

刘启山又把从爷爷坟上取来的黄土,慢慢地撒在父亲的墓旁。随后,他又从父亲的墓前取了一把土,仔细用红布包好。他要带回去让母亲看看,再放到爷爷的坟上,让父亲回家与家人团聚。


沈阳日报、沈报全媒体记者 周贤忠/文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/供图

沈阳日报社新媒体中心(沈阳网)编辑 王沛霆